《樂隊的夏天》:一次對樂隊文化的重塑
夏天過去了,《樂隊的夏天》卻將它的熱度延續至深秋。從“每周祭出一個樂評人”,到相約“去撈五條人”,再到被節目重塑、越來越“萌”的華東,“樂夏”給走出疫情困擾的觀眾帶來了別樣的歡樂。不過也有很多人質疑節目的娛樂傾向……
  • 1
  • 2
  • 3
  • 4
  • 5
  • 6
  • ...
  • 8
  • 相關的文章一共160篇
    《十萬個為什么》的前半張有延續上一張的意思。《幽魂》用一句鬼魅的樂句爬滿全篇,象征生活中陰沉曖昧,懶懶掛在肩膀上的情緒。西樂的編制中凸顯中國音樂的韻味,中間入侵的高速音階和電噪纏在一起形成反差……
    夏天過去了,《樂隊的夏天》卻將它的熱度延續至深秋。從“每周祭出一個樂評人”,到相約“去撈五條人”,再到被節目重塑、越來越“萌”的華東,“樂夏”給走出疫情困擾的觀眾帶來了別樣的歡樂。不過也有很多人質疑節目的娛樂傾向……
    近段時期,以網絡平臺為節目主體制作播出的《樂隊的夏天》第二季成為暑期檔的話題節目。這其中既有節目已經播出過第一季、有一定的受眾基礎這樣的內因,也有疫情期間現場音樂全面關停導致的樂迷極度“饑渴”,以及同時期其他的音樂綜藝節目競爭力更差這樣的外部原因……
    希望一支樂隊重現20年前的聲音是愚蠢的,但誰沒有過留住好時光的念頭。The Strokes的新專輯《The New Abnormal》連上了通往從前的路徑,結束漫長而松散的下落,冉冉升起好聽的新的聲音……
    2020年4月10日,是“披頭士”解散50周年。按理說,媒體會對他們做一番紀念,畢竟過去整整半個世紀了。我去年開始準備寫一篇紀念“披頭士”解散的文章,因為他們對我影響太大了。但去年底突發的蔓延到全球的疫情,擾亂了所有人心中美好的心情……
    專業媒體對紐約唱作人Fiona Apple的厚愛一如既往。她六七八年才出一張新專輯,出道24年只有5張錄音室專輯。最新作品《Fetch the Bolt Cutters》贏得樂評人的一致高分,《干草叉》(Pitchfork)給了罕見的10分(滿分),《衛報》五星,《滾石》四星半……
    最初我聽到“酷玩”樂隊的《修復你》(Fix You),只是覺得它是一首很抒情的歌曲,從一張專輯的角度講,必然要有一首感人的歌曲。后來才知道,這首歌背后還有一個故事,這也是這首歌打動很多人的原因……
    2020年4月19日凌晨3:16,《同一個世界:團結在家》線上音樂會開始沒多久,老狼發了一條朋友圈,“不如大家各自來一段放上來,come together。”凌晨3:42,他發了第一條視頻,彈唱《虎口脫險》。一開始的幾小時響應者不多,漸漸人多起來了……
    《Ordinary Man》中,有幾首作品在奧茲的個人生涯里也屬上乘。明亮的音色從第一秒開始就沖出濃云,興奮點接踵而至。有時候很蠢,有時候睿智,但從不軟蛋的詞搭載他獨一無二的口音飛向耳朵。口音是開啟魔法的鑰匙,變調的尾音立即讓人聯想到工人區、貧窮、缺乏希望和對這一切的嘲弄……
    布魯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ingsteen)的第十九張錄音室專輯《Western Stars》不屬于這個時代,與東大街樂隊發出的聲音也全不一樣。專輯發布后的采訪中,他不得不一次次保證,今年下半年他與東大街樂隊的巡演將照舊……
    在這個夏天,一檔音樂節目成為了很多人的焦點。樂隊在節目的包裝和媒體的放大之下,或多或少地變了樣子,盡管如此,這款主打青春與懷舊的節目,仍能引發不少共鳴。它讓很多人重拾舊日的情愫,也目睹著年輕一代的新姿態……
    在陳少寶的《音樂狂人》中,他記錄著自己從1980年代由電臺轉向唱片公司的幾十年個人歷史,而由于他特殊的身份使其一方面能夠遇見和認識許多當時的著名歌手,如許冠杰、譚詠麟和張國榮等等,另一方面他也是香港粵語歌繁盛中的一只推手……
    《飛得更高》在2005年成為傳播最廣的歌曲不是偶然的,而是一直不斷努力的汪峰的破繭而出。那一年及其往后的日子里,《飛得更高》幾乎成為勵志精神符號,唱遍大街小巷,尤其是年輕人的聚會中,更是被使用最多的背景音樂……
    20年如一日,左小祖咒始終在以他自己的方式講故事。而每一個歌手都有自己的故事。20年前,左小祖咒的小說《狂犬吠墓》和NO樂隊的《走失的主人》影響了一代人,20年后,左小以他又一張新專輯《四大名著》吸引了另一代人,它在標題上就已經先聲奪人……
    伍佰歌里的雅是后知后覺的。滿大街都在放《挪威的森林》《陪你到永久》《愛你一萬年》《浪人情歌》《世界第一等》《痛哭的人》《突然的自我》《被動》《愛情的盡頭》《淚橋》……的時候,這些歌給人留下首先是直覺上的強烈印象……
    搖滾樂或放棄批判,或批判失去力量,或批判失效,或失去現實感。另有金屬死忠粉失去一切內容,僅標榜搖滾樂的力量形式。時代書寫者和批判者崔健(參見前文)和左小祖咒忽然失去時代響應,是新近的一個事件,不管如何發力,都像是拳頭打進棉花里,直至無聲無息,全無回應……
    這首《一無所有》以狂野、粗獷的西方搖滾音樂為背景,融入典型的中國西北音樂元素,對當下社會、文化、人們的精神體驗與思想進行深刻思考,他的作用力比任何一位西方大牌搖滾明星的音樂更具有指向性……
    當時的現場聆聽過程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三點:第一,是樂章編配與時代歷史演進的對應性。第二,是海亮對于古琴和簫這兩種樂器、三種彈法(包括吹簫、彈古琴、琴弓拉琴弦)的靈活運用,仿佛給我們呈現了三個截然不同的自我,或者三種類型化的國人形象……
    作為一名詞曲作者,臧天朔的主要音樂才能在譜曲上面,因為他是一名優秀的鍵盤手,也因為他最著名的三首歌曲(《心的祈禱》、《朋友》、《分別的時候》)的詞都是別人寫的。不過他自己也寫出過這樣的歌詞:“許多冬天的雪花,春天才落下”。無比的精彩,就如同他無比精彩的一生。
    1969年,竇唯生于北京,父親竇紹儒是管樂手,母親在北京第一機床廠上班。竇唯從小跟著父親學吹笛子,天賦極高,什么節奏、強弱、南北派,沒多久就學得八九不離十,6歲就能在幼兒園表演。由于吹得太用力,一不留神把自己吹出了腎炎……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
    美女色又黄·一级毛片_翁熄粗大交换_同性男男a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