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來的城,融情的聲
李近朱 于 2020.11.19 17:05:50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7.75/31

當年,電視系列節目《話說運河》說的是一段關于“水”的歷史。這個節目本身,已經有了一段不長不短的歷史了。那是在1980年代晴日里攝下的歷史鏡頭,也是我們所居住的這個都城的一頁歷史的閃現。

30多年后,再看此景,再入此境,想的再多,思的再深,驀然之間的感受,卻是最真實最生動的。那就是,“水”這個有靈魂的精靈,它濺起的銀色的波花,不就是音樂的圣潔音符嗎?

于是,思想便接上了無際的音樂遐想。一會兒是斯美塔那“伏爾塔瓦河”開篇弦樂涌出的水波蕩漾般的音符滾動,一會兒是舒伯特“鱒魚”那絕美的歌唱中迸濺出來的水花嬉戲的叮咚聲響。歷數關于“水”的音樂,從巴洛克的嚴謹樂音到浪漫樂派的放逸浩歌,幾乎比比皆是。

巴赫那個后來演化為“圣母頌”的C大調前奏曲,雖無“水”的標題,卻處處涌出“水”的樂音,那是因為圣潔的音符,讓人們不由得聯想到了“水”的圣潔。而與其同庚的亨德爾,更是在泰晤士河的英國“舳艫”之上,為皇帝喬治創作并演奏了使君顏大悅的《水上音樂》。誠如《元史》記載:當年忽必烈駕臨積水潭,“見舳艫蔽水,大悅”,遂下令京畿運河名為“通惠”。這“舳艫”,就是大船毗連;這“大悅”,就是大喜過望。這個喬治皇帝也在“舳艫”與“大悅”中,遂寬宥了宮廷作曲家亨德爾逾假不歸的犯戒。“水”的音樂之美好,竟能夠如此輕快地撫平了人的心境,化世界一片升平。這哪里是“水”漂來了一座城池,這哪里是“水”運來了一船音樂,這分明是“水”載來了人們的一顆心!

歷來,“水”的音樂有著不同凡響的感染力量。記得,在我少年時代學習鋼琴的日子里,多少度春秋過去而終不能忘的一曲,是門德爾松的那首“威尼斯船歌”。這是他的著名鋼琴曲集八卷48首“無詞歌”中的第12首。“歌”本應有與音樂一樣美麗的歌詞,但門德爾松卻寫出了一批沒有歌詞但卻歌唱著的鋼琴旋律,就像是他的“音樂日記”或“音樂素描”,簡潔精致,優雅迷人,體現了這位“天之驕子”的神妙的樂音之美。

當年,我反復練琴,深深迷醉于這首升f小調的搖曳著八六節拍的絕美音樂之中。我又翻出了1963年的學習筆記。上面寫下了我演奏這首樂曲時身臨其境一般所想象到的詩意情景:“威尼斯水城之夜。天上的星,清晰投到地面的水波間。天地皆為深青色。間而銀光燦燦,波聲潺潺。靜,靜……遠處槳聲傳來,是那么微弱而有節奏。漸漸地,一聲悅耳的不知名的樂器奏出了簡短的單音,給夜又增加了一種色彩。這就是歌唱的引子。槳聲中似乎也融進了優美的曲調。歌聲開始了:悠然委婉,抑揚頓挫并不明顯,但卻起伏著,親切動人,真如發自心腑之聲。歌唱像一個青年強烈的愛情沖動,雖只是獨唱,但卻不孤獨。他把全部心血全部感情乃至于自己的整個身心,全部投入到曲調中去。別人也受到了感動,也燃起了熱情,一同加入了這個令人神往的歌唱。二重唱開始了。內心的波瀾,被歌聲不住地撥起,一個一個的情潮,逐而向上沖動著。最后,放開了歌喉,忘記一切地縱情高歌,那么激昂動人。此刻,周圍迷人的景色愈發清晰了:水波、銀光、星花、雪白的建筑物,遠方愈來愈響的夜鶯叫聲,以及回旋著的歌聲的余波,聚匯著,均勻地交織在了一起,繪成一幅動人的威尼斯水城夜景。最后,船遠了,在夜色中消失了……”

這段描寫,幾乎涵蓋了門德爾松這首“無詞歌”的全部細節以及由此清晰演繹出的景境。當年,我是在學習中演奏,現在我是在回味中撫琴。雖有了對于樂曲理解上和技法上的諸多不同,但有一點是共同的,是不變的,那就是這首樂曲所構筑的音樂意境——一個由“水”融成的音符,由“水”的音符編織成的“水”的世界。此時與彼時的感受,幾乎與筆記本上的文字描畫一模一樣。于此,我又想到,“水”是千古不變的神圣液體,它以一種晶凈,透穿了靈魂和情感;它以微弱的慢慢浸染,緩緩聚起一種沖擊彼岸世界和改變人心的力量。于是,“水”才可漂來了一座城池,也才可以擊打不斷成熟更加堅強的可以改變世界的人的心靈與情感。

這是什么?這就是“水滴石穿”。那種感覺不到的形體,那種看不到的力量,就是“水”的深沉的蘊涵。唯此,“水”才可以孕育文化文明,以至于可以推動人類在歷史的大道上前行。難怪世界文明的主體,從來都是流動著的大江大河。

在大江大河的身邊,一個民族生生不息地吸吮著如乳汁一般的水液,才壯大了,才站立了起來。恒河如此,密西西比如此,伏爾加如此,我們的黃河長江也是如此。

當“水”成為一個民族和一個國家的“母親”的時候,“水”的神圣和高潔便被升華到了一個只有用音符才能謳歌出全部情態與深涵的境界。在音樂的歷史與現實中,一個民族總是以“水”的音樂作為最響亮的一個符號。

約翰·施特勞斯只不過讀到一位詩人的一句詩行:“在那藍色的多瑙河邊……”,于是,靈感突發,只以一個大三和弦的三個音,便如水一般泛濫著演化著,匯成一派洪流浩波。《“藍色多瑙河”圓舞曲》在1866年奏響,自此響徹全世界,穿越了150多年的浩大時空,并還將無限蔓延下去。這音樂,不僅僅謳歌了一個水脈的偉大,而是贊頌了這個民族的自豪。奧地利人說過,無論你走到哪里,“藍色多瑙河”就是我們第二個“國歌”。一條大河和它的音樂已然成為一個民族的象征,說透了,“水”就是旗幟。

無論是門德爾松輕輕搖曳的“威尼斯船歌”,還是深沉厚重的“伏爾加纖夫曲”;無論是黃河氣貫長天的壯歌,還是運河那個也是猶若船歌一般的八六節拍的淺唱輕吟,這些浸透在“水”中融化在“水”中的音符,以“水”一樣無形的聲響,構筑出一片巍立的精神高地。那里,有每一個人的情感,也有集合起來的一個民族的魂魄。“水”能夠塑造出一個有魂魄的頂天立地的“人”,“水”才能有內在的力量去載舟,去運來一座城池。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應當看到,“水”的生生不息和強旺的生命力,無論是大自然之“水”,還是融化在“水”中的音樂,背后總是站立著一個“人”和一個民族。

“水”,何止漂來了一個北京城。是“水”,造就了我們這個有“人”的世界。因為,“水”是萬物生靈,“水”是人的生命。因此,我們才理解了古今中外多少音樂大師,總是將他們譜紙上的五條曲線視作浪濤的起伏,總是把如蝌蚪一般躍動的音符當成波花的綻放。于是,我們才能有幸聆聽響徹幾個世紀的“水”的音樂,并在與音樂自身如水一般的美感中,生發出也如水一般的不舍晝夜川流不息的感受、感悟與感情。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91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
美女色又黄·一级毛片_翁熄粗大交换_同性男男a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