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套四季新聲合輯,保證在你的收聽雷達之外
阿水 于 2020.11.09 19:03:46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20

美麗唱片廠牌繼承了部分豆瓣音樂的血統,好品位,不媚俗,很小眾。今年他們要做四張“新”的音樂人合輯,已出三張。最近發行的一張叫《風吹走的城市》,五首歌,五組音樂人,很靈的。

最近幾年,“新”音樂的同質化讓人頭痛。流行一種風格,就涌現出一批。更麻煩的是,差不多音樂表現出的個性理念也彼此相似。從前是唱片公司千方百計教藝人標準答案,現在不用教就整齊劃一。

這張合輯雖然收錄“新”人“新”作,其實也不盡然。文案的表述更加準確,“難以聽到的聲音,紛紛撞入雷達”。都是游離于常人的雷達之外,卻鮮活存在的聲音。云南跨界藝術家李克非三十而立,二十四歲到上海后算是正式開始做音樂。L.O.B.I.是Snapline樂隊主唱陳曦與P.K.14樂隊吉他手許波在2015年成立的電子音樂組合,兩位都是老法師了。吳卓玲是原“星期三樂隊”的主唱兼吉他手,樂隊組建于2001年。王文穎是許巍樂隊的鍵盤手,竇穎的姐弟戀老公(生于1987年),那個圈子里公認的厲害角色。

他們選擇合輯作品的時候,多樣性的考量應該是排進前三。這些歌不容易卡進某個風格,都有點稀奇古怪。有的用電子氛圍配彝族史詩,有的在童稚的民間小調肚里挖一個洞,冒出一串心旌蕩漾的亂碼。共同點是,每首都有很大的想象空間,不軟趴,個性鮮明。

先出場的《要散步為時尚早》來自名字不好念的踽踽樂隊,歌詞的吐字一字一頓,和有彈性的鼓相映成趣,既天真,又飛揚。歌的美感和民間歌隊類似,音階爬升,和聲疊次加入。簡單的歌詞里藏著秘密,表面上看是進入飛行狀態后的景象,單曲循環幾遍后,即興器樂的邏輯慢慢清晰,想象就天高任鳥飛了。眼前的重影消失,仿佛倒帶,從醉酒回到微醺時視線無比清晰的狀態。尤其喜歡打擊樂和電吉他的密切咬合,貝司與迷亂電音的共舞,默契生荷爾蒙。

李克非的《Plastic Lover》也好性感,氤氳的電子勾畫煙霧里的城市,男聲唱英文,轉折時露破綻現口音,四兩撥千斤。歌的內容隱晦,低回往復地描述與“塑料情人”間的欲拒還迎。順藤摸瓜去聽了李克非2017年的幾張作品,裸聽,一點文案都沒有看。雖然他用電子做音樂,但邏輯好像不是電子音樂人。合成器和樂器的功能沒什么差別,都為旋律和劇情服務。李克非的聲音醇厚,吐字精心,歌里的光影明滅。能想到的最貼近比喻是電影《海上花》,古舊香艷,蘇州話(采樣里用的是上海福州大樓里的街坊聲)縈繞。鏡頭流轉于一只只小菜和一圈圈麻將,犄角旮旯里,不動聲色中,全是故事。

《Shinjuku》和《Plastic Lover》表達了相似的情感,感慨肉身和人造物之間的復雜關系。先由繽紛的宇宙感電音勾勒新宿超級交通樞紐的外貌,繼而用更傳統的吉他描繪巨怪腹內的日常場景,“酒席散場,人們相互鞠躬,然后被深夜的怪獸帶走”。沒看歌詞前,我想怎么會有人那么虔誠地反復唱“Shinjuku”,疏松的鼓墊底像祭祀的柴堆,懇請巨怪把自己吞噬。最后的念白要看歌詞才知道內容,果然也很壯烈——在空寂的宇宙噪音中,要求赤手空拳的擁抱和黑夜洪流中的重逢。

沙龍自娛的《啊!搖籃。》出自“王文穎和朋友們”,采樣里人來人往,絮語叨叨,蒙昧音效舒服地輪流撫摸左右耳道,背后的想象空間為它增添魅力。《太空牧歌》始終有顆悶悶的心在跳,口風琴悠悠,過半才進入彝語吟誦的創世史詩,伴隨汩汩的深水氣泡。它和第一首首尾相銜,涌動的都是藏在每個人基因里,被現代音樂妝裹一新的民族語碼。

該系列今年早些時候發行的兩張合輯分別是《聚會的前夜》和《房間里的潛水員》,可以一起聽掉,發現一點比較原創不做作的音樂。不過三張里面還是最喜歡這張,語氣最獨特,情感最深邃,確實有秋天的樣子。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740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
美女色又黄·一级毛片_翁熄粗大交换_同性男男a片在线观看